• <blockquote id="jtasi"></blockquote>

    <tt id="jtasi"><video id="jtasi"></video></tt>
      <video id="jtasi"><bdo id="jtasi"></bdo></video>
      <i id="jtasi"><td id="jtasi"></td></i>
    1. 駐馬店融媒宣傳下載
      您當前所在位置:駐馬店廣視網>文旅> 正文

      分 享 至 手 機

      文化中國行 考古中國篇丨探訪仰韶村遺址 定位中國現代考古學坐標

      時間:2024-06-13 16:46:37|來源:大河網|點擊量:975

      文化中國行 考古中國篇丨探訪仰韶村遺址 定位中國現代考古學坐標

      仰韶村遺址。

      文化中國行 考古中國篇丨探訪仰韶村遺址 定位中國現代考古學坐標

      仰韶村國家考古遺址公園一角。 本欄圖片均為本報資料圖片

      □本報記者 王小萍 趙力文

      對中國現代考古學而言,仰韶村遺址是一個重要的坐標,也是我國新石器時代考古的起點。自1921年首次發掘以來,仰韶村遺址就以其豐富的文化內涵和獨特的考古價值,吸引了無數國內外學者的目光。

      四次發掘震撼世人

      仰韶村遺址北依韶山,東、西、南三面環水,位于澠池縣仰韶鎮仰韶村南部的緩坡臺地上。這片看似平凡的土地,卻蘊藏著中華五千年文明起源的密碼。歷經百年滄桑,仰韶村遺址先后進行了4次考古發掘,如同歷史深處的回聲,一次次都震撼著世人的心靈。

      1921年10月,瑞典地質學家安特生和中國地質學家袁復禮等人,對澠池仰韶村遺址進行了第一次發掘。此次發掘,共有發掘點17處,出土了一大批陶器、石器等文化遺物,發現并命名了中國第一支考古學文化——仰韶文化,同時也標志著中國現代考古學的誕生。

      1951年6月,中國科學院考古研究所(1977年改屬中國社會科學院)河南省調查團考古學者夏鼐等對仰韶村遺址進行了第二次小規模發掘,開挖探溝一條、灰坑一個,發現了排列稠密、上下疊壓的9座不同時期的墓葬,依據發掘結果提出仰韶村遺址“是一種仰韶和龍山的混合文化”。

      1980年10月至1981年6月,原河南省文物研究所等單位的考古工作者對仰韶村遺址進行了第三次考古發掘,發掘面積200余平方米,基本弄清了仰韶村遺址的文化內涵,厘清了仰韶文化和龍山文化四個不同發展階段的地層疊壓關系。

      2020年8月至2021年12月,為深入挖掘黃河文化內涵,實施“考古中國·中原地區文明化進程研究”項目,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聯合三門峽市文物考古研究所、澠池縣文化廣電和旅游局開展了仰韶村遺址第四次考古發掘。

      第四次考古發掘發現遺跡較為豐富,有房址、壕溝、墓葬、灰坑葬、窖穴、灰坑、灰溝、道路、柱洞等;出土了一大批文化遺物,有陶器、玉器、石器、骨器、蚌器、象牙制品等,所見遺存年代包含仰韶文化早期、中期、晚期以及廟底溝二期文化、龍山文化時期。

      此次發掘,還首次發現了大型房屋建筑以及青灰色“混凝土”房屋建筑遺存。在遺址南部生活居住區發現了一座仰韶文化時期大型房屋建筑,因發掘面積較小暫未完全揭露,推斷其房屋面積應在100平方米以上。

      多學科合作研究也有諸多新發現,如在仰韶和龍山文化時期人骨土樣樣品中檢測到絲綢殘留信息,在仰韶文化時期小口尖底瓶殘留物中發現有谷物發酵酒的證據等。

      “仰韶村遺址文化內涵豐富,延續時間較長,學術研究價值較高,是澠池盆地一處極為重要的區域中心聚落遺址。”主持第四次發掘的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史前考古研究室副主任李世偉表示,仰韶村遺址第四次考古發掘極大地豐富、深化了對該遺址的了解和認識,對研究該遺址及豫西地區仰韶文化時期社會復雜化和文明化進程等具有重要學術價值。

      被譽為“中國考古圣地”

      自1921年仰韶村遺址發掘以來,中國考古學人又陸續發現發掘了一大批遺址——1926年,李濟、袁復禮等人對夏縣西陰村進行考古發掘;1927年,裴文中主持對周口店遺址進行發掘,發現了北京猿人第一個頭蓋骨化石;1928年,李濟主持了殷墟考古發掘;1930年,梁思永參加了城子崖遺址發掘,發現了龍山文化……

      “1921年河南澠池仰韶村遺址的發掘,揭開了考古學探索我國史前文化的恢宏序幕。”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研究員魏興濤認為,仰韶文化發掘與研究成果的示范效應激發了學術界將目光和精力投向廣闊田野,共同探究中國文化的源頭問題。

      “仰韶村遺址被譽為‘中國考古圣地,華夏文明源頭’。”中國社會科學院學部委員、考古研究所研究員王巍認為,仰韶村遺址的發掘見證了百余年中國現代考古學的發展。

      1961年,仰韶村遺址被國務院公布為第一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2001年,被評為“中國20世紀100項考古大發現”之一;2021年10月,成功入選中國“百年百大考古發現”。

      共筑文化遺產未來

      仰韶村遺址2017年被批準立項建設國家考古遺址公園,并于2022年年底成功入選全國第四批國家考古遺址公園。幾年間,這片豫西的鄉野發生了嬗變,除了早年已建的仰韶文化博物館,一些場所、設施也陸續建了起來。

      在博物館東側,2021年修建的一面巍峨壯觀的“百年考古歷程雕塑墻”,成為眾多歷史愛好者和考古學家們駐足凝望的焦點。當年安特生住過的小院經過修繕,恢復了原貌,再現了仰韶村遺址第一次發掘時的歷史場景。文化層斷面保護展廳中,也運用了光影文字技術,標明出土文物出土時的位置。

      仰韶文化博物館館長張斌介紹,為了講好“仰韶故事”,澠池縣將把仰韶文化博物館、發掘紀念點、文化層斷面、考古展示區等景觀穿點連線,形成“一中心、兩環、三廣場、四點、五園”的展示格局,著力打造集文化遺產保護、價值闡釋、遺存展示、考古紀念、科學研究、科普宣傳、休閑觀光于一體的考古圣地景觀。

      目前,仰韶文化博物館正在進行改造提升。人們期待著這座“從黃土地里長出來的博物館”的煥新歸來。

      仰韶村文物“顯眼包”

      文化中國行 考古中國篇丨探訪仰韶村遺址 定位中國現代考古學坐標

      “混凝土”地坪

      2020年仰韶村遺址第四次考古發掘出土。表面平整,呈青灰色,質地堅硬,該“混凝土”地坪組分中發現了較多的大小、分布較為均勻的陶質顆粒,其粒徑多介于3—5毫米之間,這種組分結構特征及結合形式同現代混凝土基本相同。據此可以推定,仰韶時期的先民已經開始使用以燒料礓石加黏土為膠凝材料,以燒制的陶質顆粒為骨料,具備一定水凝性的“混凝土”作為建筑材料,已經掌握了較為先進的房屋建筑技術。

      文化中國行 考古中國篇丨探訪仰韶村遺址 定位中國現代考古學坐標

      玉鉞殘片

      2020年仰韶村遺址第四次考古發掘出土?;野咨?,方解石質地。平面形狀近梯形,表面光滑平整,邊緣較薄且圓潤。一般認為玉鉞是仰韶時期軍事權力的象征,是仰韶村遺址仰韶時期的高等級遺物。

      免責聲明: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駐馬店廣視網、駐馬店融媒、駐馬店網絡問政、掌上駐馬店、駐馬店頭條、駐馬店廣播電視臺)”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作品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凡是本網原創的作品,拒絕任何不保留版權的轉載,如需轉載請標注來源并添加本文鏈接:http://www.progvisions.net/showinfo-33-325637-0.html,否則承擔相應法律后果。

    2. 責任編輯 / 李宗文

    3. 審核 / 李俊杰 劉曉明
    4. 終審 / 平筠
    5. 上一篇:錦篇繡帙 蔚為大觀——“五彩錦簇——中華服飾文化展”走筆
    6. 下一篇:行走河南·讀懂中國丨2024全省旅游發展大會6月17日“鄭”相約
    7. 久久国产精品无码hd_在线精品国产尤物_亚洲欧洲无码精品合集_亚洲欧美日韩在线综合第一页_精品国精品国产自在久国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