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ckquote id="jtasi"></blockquote>

    <tt id="jtasi"><video id="jtasi"></video></tt>
      <video id="jtasi"><bdo id="jtasi"></bdo></video>
      <i id="jtasi"><td id="jtasi"></td></i>
    1. 駐馬店融媒宣傳下載
      您當前所在位置:駐馬店廣視網>文旅> 正文

      分 享 至 手 機

      漢賦與漢簡中的顏色詞

      時間:2024-05-19 11:30:31|來源:光明日報|點擊量:723

      原標題:漢賦與漢簡中的顏色詞

      顏色是人類觀察世界的一種重要元素,能夠跨越種族、語言等各種障礙,反映到語言中便形成了顏色詞。隨著語言的產生與發展,描繪各種色彩的顏色詞逐漸豐富起來,并被賦予了各具特色的文化內涵。漢語的顏色詞是一個龐大的系統,因此,全面研究某一時期顏色詞的使用狀況和使用特點,對正確認識該時期的社會面貌和歷史文化,具有重要參考價值。

      在我國古代,《內經》中就有“五色”之說,具體指“青、赤、黃、白、黑”五種顏色。“五色觀”在我國先民的生產生活和社會實踐中逐步形成并發展起來,深深植根于中華傳統文化之中。當然,隨著人們對世界的認知逐步擴大和加深,顏色詞也在不斷增加。雖然具體顏色各有不同,但大致都能根據該顏色詞所具備的范疇化特點歸入“五色”類別中。

      以往對古代顏色詞的研究多根據傳世文獻,特別是古代韻文的記載來展開。比如,漢賦喜堆辭藻,極盡鋪陳排比之能事,語言豐富且華美,有各類顏色詞近50個,自然成為研究兩漢顏色詞最具特點的文獻。但必須指出的是,漢賦等傳世文獻多由文人學士所撰,反映的也多是上層社會的生活面貌,不能全面反映社會各階層的用詞特點。

      近百年來,隨著考古學的興起,兩漢出土文物越來越多。比如,以居延漢簡為代表的河西簡牘,包括居延漢簡、敦煌漢簡、武威漢簡、肩水金關漢簡及水泉子漢簡等。據不完全統計,迄今為止,河西地區共出土了6萬多枚兩漢簡牘,占全國出土簡牘的四分之一左右,占全國漢簡出土量的八成以上。這些漢簡不僅內容豐富,而且未經后世修改,是當時邊塞生活和實用語言的真實寫照,具有重要的漢語史研究價值。

      日本學者太田辰夫曾用“同時資料”和“后時資料”來區分語料性質。所謂“同時資料”,指某種資料內容及其外形(即文字)是同一時期產生的,如甲骨、金石、木簡、作者手稿等;所謂“后時資料”,指資料外形的產生比內容產生晚,即經過轉寫、轉刊的資料。與好用典故詞的漢賦相比,河西漢簡顯然更能反映兩漢時期的語言現象。本文嘗試結合傳世文獻和出土文獻,對漢代顏色詞作較為系統的描繪,以更加深入和全面地認識漢代社會的文化面貌和語言特點。

      筆者在傳世文獻和出土漢簡中共搜集到14個單音節赤類詞,分別是“紅”“紫”“緹”“紺”“緅”“縿”“朱”“丹”“彤”“絳”“赭”“赪”“赤”和“赩”。從語義上看,這些詞主要分為以下幾類:第一類專指絲帛的具體顏色,如“紅”“緹”“紺”等?!墩f文解字》記載:“紅,帛赤白色。”“緹,帛丹黃色。”“紺,帛深青而揚赤色。”從《說文》的釋義可知,這些顏色詞雖然都含有紅色,但顏色的深淺、亮度等均不相同,可以看作“赤”類顏色詞中的雜色。第二類表示本身是紅色或者能染成紅色的物品,如“朱”“丹”“絳”等?!墩f文》曰:“朱,赤心木,松柏屬。”“丹,巴越之赤石也。”第三類泛指不同程度的紅色,如“赤”“赩”?!墩f文》:“赤,南方色也。”“赩,大赤也。”據《中國顏色名稱》記載,“赤”泛指紅色,或表示比朱紅略淺的顏色。

      在漢賦中,“朱”是使用頻率最高的赤類顏色詞,共出現70余例。單獨使用時,“朱”主要表示含有紅色的花草或者玉器,如東漢文學家班彪《覽海賦》中的“朱紫彩爛”,詩人王粲《瑪瑙勒賦》中的“雜朱綠與蒼皂”。與其他名詞搭配時,“朱”比范疇內其他顏色詞的搭配范圍更廣,不僅可以與動植物類名詞搭配構成“朱鳥”“朱柯”“朱榮”等,還可以與紡織、建筑、人體類名詞構成“朱紱”“朱堂”“朱唇”等,更可同五行類搭配構成“朱夏”“朱形”等??梢哉f,“朱”是漢賦中“赤”類顏色詞的原型詞。

      其次是“丹”“紅”和“赤”,它們在使用頻率上基本接近,但在搭配時,均有不能與之相搭配的類別。如“丹”和“紅”沒有同動物類和五行類搭配的范疇,“赤”不能與建筑和紡織類搭配。頗有意思的是,“赤”在出土文獻中卻有與紡織品相搭配的實例,如居延漢簡中的“赤縑”,指的就是紅色的雙絲織成的細絹。當然,也不乏相似之處。在漢簡中,“赤”也作為五行類別出現,如居延簡有“方赤”。在漢賦中,“緹”僅僅可與紡織品類搭配構成“緹衣”;而居延簡中既有“緹績”,也有“緹行縢”來表示橘紅色的織品。

      在居延等其他河西漢簡中,顏色詞經常單獨使用來表示某種帶此顏色的物品,如居延簡中的“用絳一匹”,地灣漢簡中的“緹二丈三尺”,還有肩水金關漢簡中的“赤色”。赤類顏色詞在出土文獻中使用較為零散,在與名詞搭配時,多表示絲織品,出現較多的是“赤”“絳”等,而“朱”在河西漢簡中則寥寥無幾。

      筆者在傳世文獻和出土漢簡中共搜集到表示“白”色的顏色詞11個,分別是“白”“素”“皦”“皚”“皤”“皎”“皓”“縞”“粉”“霜”和“麃”。“白”的本義是“明亮”,人們對白色的具體感知與光線的明暗相聯系。具體來說,“皎”表示月光亮,“皦”形容玉石亮,以及形容雪白的“皚”和老人頭發白的“皤”。它們在亮度上比表示絲織品白色的“素”更高。

      在漢賦中,“白”是使用頻率最高的“白”類顏色詞,出現了近百次。單獨使用時,“白”經常借代表示白色事物,如在東漢文學家馬融的《圍棋賦》中,“白黑紛亂兮于約如葛”的“白”指白色的棋子。在與其他名詞搭配時,“白”顯示了強大的搭配能力,如“白鳥”“白鹿”“白楊”“白絲”“白日”“白首”等。“白”可看作漢賦中“白”類顏色詞的原型詞。

      其次是“素”。除了與絲織品結合構成“素絲”“素旃”“素幬”外,“素”也與植物類組成“素華”,人體類“素肌”“素齒”等。然而,出土文獻中的“素”卻幾乎不用作顏色詞。比如,居延漢簡中的“素”大量被用作表示針織品的本義,“白素”“縑素”等都是此義。

      與漢賦一樣,“白”也是漢簡中使用頻率最高、范圍最廣的“白”類顏色詞。它不僅搭配絲織品,如“白紬襦”“白布”“白韋绔”,也與兵器搭配,如“白玄甲”“白刀”。在敦煌漢簡中還有“白粺米”“白草”等用法。

      表“青”的顏色詞有“綠”“縹”“綦”“藍”“翠”“碧”“蔥”“青”“蒼”和“艵”。“青”在現代漢語中使用頻率很低,“青”究竟是什么顏色,學界討論頗多。從漢代文獻來看,“青”以“藍色”和“綠色”為主,且表“綠色”義多于表示“藍色”或者“藍綠色”及“黑色”義項。兩類文獻中,“青”使用頻率最高,搭配范疇最廣。

      而在河西漢簡中,“青黍”多處可見,是居延漢簡吏卒廩食簿中常見的谷物。“青”還特指絲織品或者與絲織品連用,如地灣漢簡中的“青一丈九尺”及懸泉漢簡中的“青帷”。

      黑及黃

      傳世文獻和出土漢簡中表“黑”色的顏色詞共有8個,分別為“緇”“黔”“皂”“黑”“玈”“黯”“玄”和“盧”。漢賦中使用頻率最高、搭配最廣的是“玄”,占絕對強勢地位,而其他顏色詞零星散落,不成系統。但反觀出土文獻,情況卻完全不同。在出土文獻中,“黑”和“皂”占據主流地位,其中,“黑”描寫動物顏色,如地灣漢簡中有“牛一黑犗齒七”的記載,居延也有“黑牛”;“皂”主要與絲織品搭配,如“皂布”“皂練”“皂領”等。

      表“黃”色的顏色詞較少,主要是“黃”“緗”和“黈”。在兩類文獻中,“黃”均占據核心地位。

      通過以上分析不難發現,雖然同為兩漢語料,但出土文獻和傳世文獻中的顏色詞使用大不相同??计湓?,主要在于兩類文獻的寫作特點不同,前者多為真實生活記錄,后者強調文學夸張描寫;前者的作者多是普通民眾,后者的作者則居于廟堂。因此,在語言表達上,出土文獻中的顏色詞使用不如傳世文獻豐富,多集中在與普通民眾日常生活息息相關的絲織品和農作物的記錄與描寫上。這充分說明漢代河西地區不僅因地制宜種植各類糧食作物,還積極引進內地先進農業生產技術,并廣泛用于普通民眾和邊塞吏卒的日常生活。這不僅滿足了人們基本的物質需求,而且有力地支持了漢代在河西的邊防戍守和軍事行動,確保了邊疆安全與穩定,為當地文化的發展創造了有利條件。(作者 潘晨婧,系中國人民大學國際文化交流學院副教授)

      免責聲明: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駐馬店廣視網、駐馬店融媒、駐馬店網絡問政、掌上駐馬店、駐馬店頭條、駐馬店廣播電視臺)”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作品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凡是本網原創的作品,拒絕任何不保留版權的轉載,如需轉載請標注來源并添加本文鏈接:http://www.progvisions.net/showinfo-33-323104-0.html,否則承擔相應法律后果。

    2. 責任編輯 / 詹云清

    3. 審核 / 李俊杰 劉曉明
    4. 終審 / 平筠
    5. 上一篇:《澤穎訪談錄》之《女媧傳說》尋根探源女媧文化專題片開機拍攝
    6. 下一篇:收藏!340家5A景區全名單
    7. 久久国产精品无码hd_在线精品国产尤物_亚洲欧洲无码精品合集_亚洲欧美日韩在线综合第一页_精品国精品国产自在久国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