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ckquote id="jtasi"></blockquote>

    <tt id="jtasi"><video id="jtasi"></video></tt>
      <video id="jtasi"><bdo id="jtasi"></bdo></video>
      <i id="jtasi"><td id="jtasi"></td></i>
    1. 駐馬店融媒宣傳下載
      您當前所在位置:駐馬店廣視網>文旅> 正文

      分 享 至 手 機

      巴金藏書中的珍貴版本

      時間:2024-05-18 17:06:19|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點擊量:763

      作者:姚明(中國現代文學館館員)

      巴老晚年的心思主要在三件事上:一是撰寫《隨想錄》;二是推動創建中國現代文學館;三是把他七八十年來苦心孤詣、銖積寸累的3萬多冊圖書與1萬多冊雜志,毫無保留地無償捐贈出來。接收捐贈藏書最多的是由巴金倡議建立的中國現代文學館。他在晚年病中親自挑選了9000余冊圖書,先后12次托人郵寄給中國現代文學館;2007年,中國現代文學館編輯出版了巴金文庫藏書目錄,展示了9000多冊巴金捐贈圖書的基本信息。捐給文學館的藏書可謂是優中選優、精品中的精品,其中有很多重要的、稀見的圖書版本。

      巴金藏書中的珍貴版本

      巴金藏書《沫若文集(一)》圖片由作者提供

      巴金藏書中的珍貴版本

      巴金藏書1988年人民文學出版社《家》《春》《秋》(中國現代文學館館藏)圖片由作者提供

        作者留痕以示紀念

      作者在自己的作品中留下痕跡,作為圖書來源、去向、歸屬的重要標識,包括簽名、題款、簽章等。

      簽名自存。作者在自己作品的扉頁自署簽名代表圖書自存。在中國現代文學館巴金文庫藏書中有巴金自署簽名300多冊,簽名主要有“巴金”“金”“芾甘”“P金”“bakin”“棠”等。最早的簽名本且帶有時間落款的可以追溯到20世紀30年代,最晚的則在20世紀90年代。

      簽章自署。鈐印與簽名作用相似,代表圖書的歸屬,很多情況下鈐印與簽名會一起出現。黃裳在紀念巴金的文章中提到:“他還有個遺愿,想完成一座‘堯林圖書館’,紀念三哥。我多次看到新華書店按時給他送來新出的圖書,一次就是幾十、上百冊??梢娝麗蹠暮狼?。”在巴金藏書中的巴金作品中約有數百冊藏書的封面、扉頁上加蓋著這枚印章,印證了這段往事。

      巴金藏書中的珍貴版本

      巴金藏書1988年人民文學出版社《家》《春》《秋》(中國現代文學館館藏)圖片由作者提供

      還有很多加蓋了巴金先生的“名章”。機緣巧合的是,在巴金文庫藏書中有一套三本的1988年人民文學出版社的《家》《春》《秋》,在扉頁的相同位置同時留下了樣式各異的巴金的7枚印章,為“巴金藏書”章1枚,巴金名章4枚,芾甘名章2枚。

      題簽受贈。還有其他作者贈給巴金的圖書,即他人簽名題贈給巴金的,書中有作者的簽名、簽章、題款等。文人之間,以書會友,巴金藏書中有很多圖書作者、編者、譯者、出版者題名簽贈的圖書,其中不乏一些與巴金同時代的大家,如郭沫若簽贈《沫若文集(一)》,還有柳青將剛出版的《創業史》簽贈給巴金等。

      還有很多題名簽贈的方式就像書信一樣,如蕭乾《紅毛長談》扉頁題:

      芾甘:

      一恍兒我也八旬了。這些小文你都看過。它們說明我在一九四六—四九年間的態度。“新路”上的文章,我一篇未漏,一字未改。

      炳乾一九九〇年元月

        藏者留痕述說往事

      如果說茅盾藏書中的大量批注眉批是特色,那么巴金藏書的特色則是留在扉頁等處的題注。內容主要是抒發情感,可以說巴金將藏書當作了筆記本,邊看、邊想、邊記,根據題注的內容可以劃分為睹書思人、版本辨別、圖書輾轉等幾種。

      睹書思人。如上海青光書局印行的《兩地書》封面有“洛漫”二字,扉頁題:“贈中國現代文學館。這是從人楩兄那里拿來的書,看見他的簽名,不禁想起三十年代的事情,巴金,八七年九月廿一日。”

      巴金藏書中的珍貴版本

      巴金藏書1988年人民文學出版社《家》《春》《秋》(中國現代文學館館藏)圖片由作者提供

      版本辨別。如一本上海勵志書社1942年3月普及本初版《人生》扉頁記錄:“這本舊書是我在一九四九從北京買回來的,原作者不知為何許人,我寫不出這樣的作品。書商真可恨!金,一九六三年三月九日。”這是作者關于盜版的認定,若無本人認定,后來者難以辨認。

      圖書輾轉。拉丁諺語Habentsuafatalibelli(書自有其命運),書之“一生”,亦自有其遇與不遇,這在巴金藏書中得到了淋漓盡致的體現。如一本1934年上海生活書店版《旅途隨筆》留有先后5段的題詞,第一段寫道:“贈彼岸同志。巴金”;第二段寫道:“巴金同志著有小說極多(除單行本外,各國內著名雜志時有刊載),你有讀過沒有?現撿出他最近寄贈我的‘旅行隨筆’寄你。他系四川人,今年才二十多歲,曾留學法國多年,為人富于情感。他與六叔時時見面的,你將來若與六叔回信,可時時請教他了。莞英。疚。一九三五.九.六”;第三段寫道:“我送給彼岸老人的書,四十五年后又回到了我的手邊,是小林在舊書店買回來的。金。八○年”;第四段:“贈現代文學館,巴金”;第五段:“彼岸姓鄭,莞英是他的女兒。六叔即鄭佩剛”。由此可以清晰看到圖書的贈予、轉贈、流失書肆、偶然購回的趣事。

      批注本主要指藏書中作者在閱讀過程中對書中內容留下筆記的版本。閱讀之書可以是自己的作品,也可以是他人的作品。如巴金藏書1935年開明書店第4版《家》中的600多頁里有300多頁上都有巴金的修改與批注手跡,書的首尾均有5頁空白紙,是供記錄讀書觀感的,上面寫滿了巴金的修改備忘錄,其中包括巴金成都家的地理草圖、覺新年譜、《家》中主要人物的輩分表、行花酒令宴席的座次表。

      巴金藏書中的珍貴版本

      巴金批注《家》(中國現代文學館館藏)圖片由作者提供

      修訂本是作者出版或再版書稿過程中形成的書稿,很多修訂本以前一個版本的圖書為修改底本進行直接的修訂,修訂本因保留了大量作者修改筆記而具備了手稿屬性,如巴金藏書中有上海文藝出版社1980年2月第13次印刷《寒夜》內容提要頁由編輯記錄:“本書這次排印前曾經作者在文字上作個別修訂,并將《創作回憶錄》中《關于〈寒夜〉》一文附錄于后。此外,為便于讀者更好理解這個作品,我們將作者一九六一年新寫的《談〈寒夜〉》也附錄于后。”扉頁記錄:“作者改訂本,在書中留下了巴金的親筆修改痕跡數百處。”這是研究版本演變的最為直觀的材料。

        特殊版本難得一見

      限量珍本。珍本指珍貴的書本或資料,更多指稀見的近代文獻。在巴金藏書中就有很多珍貴的圖書資料,如1936年三閑書屋刊印初版103本的《凱綏·珂勒惠支版畫選集》的“第七本”,其中的“七”字是魯迅先生親筆題寫的,巴金在“七”字下方工工整整地蓋了一枚“李堯棠印”,如1933年初版100部的《北平箋譜》的“編號94”,版權頁處選定者下有魯迅親筆簽名,難得一見。

      整套“善”本。在中國現代文學館巴金藏書文庫之中,存有1938年6月魯迅全集出版社初版的《魯迅全集》1至20集和1947年10月魯迅全集出版社初版的《魯迅三十年集》1至30集,有巴金主編的文學叢刊從1935年11月到1949年6月的所有作品,還有王云五編文學研究會創作叢書、巴金編文季叢書、趙家璧編良友文學叢書、柯仲平等編中國人民文藝叢書等。這些書成套排列在書架之上,蔚為大觀。巴金藏書中的全譜系版本的“集合”擴大了當代文學研究的歷時性與共時性向度,是展陳與研究工作十分青睞的“新善本”。

      此外,還有一些特殊版本。

      初版本。指第一次印刷、發行的書籍,初版本發行量本就有限,留存流傳不易,具有很高的收藏價值與學術價值。巴金會對自己作品的初版本進行保留,1938年11月初版本《愛情的三部曲》、1938年3月初版本《春》、1940年4月初版本《秋》、1947年3月初版本《寒夜》等就在其藏書之中。

      自費版。1988年《巴金全集》第五卷巴金題記:《雪》1933年由現代書局出版,原名《萌芽》,后遭國民黨當局查禁。1935年1月改名為《雪》,以美國舊金山平社發行部名義重版,秘密發行。當時巴金自費印了1000冊秘密發行,正式改書名為《雪》。由于受到國民黨反動派的各種查禁,流傳下來的并不多,藏書中的這本1935年1月平社出版部《雪》就是這一段歷史的見證。

      巴金藏書中的珍貴版本

      巴金批注《家》(中國現代文學館館藏)圖片由作者提供

      租型本。指出版單位從其他出版單位租入型版進行印制、發行的出版物。“租型”這個出版界的特有說法已經退出了歷史舞臺。巴金藏書中有香港南國出版社出版的《春》《家》,巴金在扉頁記錄:“租型本,巴金。”是作者對特殊版本的判定,而與之封面與版式一致的《沉默集(二)》等書雖然沒有寫上“租型本”,但可以基本判定這就是香港南國出版社以“租型”出版發行了一批巴金的作品,在書中的版權頁中沒有標注出版時間,這也正是“租型”的特征。

      插圖本。人民文學出版社1962年北京第2版《家》扉頁記錄:“贈濟生,巴金。這是唯一的中文插圖本,金。”由劉旦宅插圖的版本,也是作者對特殊版本的判定。

      在巴金藏書中,還有一些由作者本人收藏并親自判別的盜版本。一本缺失版權頁的《巴金小說選》封面題:“不是我寫的,金。”目錄頁題:“盜版書,金。”正文頁題:“這些小說都是別人寫的,與我無關,金。”可見書中內容并非巴金所寫,是假借巴金名義的非法出版物,民國時期出版行業的盜版情況可見一斑。

      《光明日報》(2024年05月17日16版)

      免責聲明: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駐馬店廣視網、駐馬店融媒、駐馬店網絡問政、掌上駐馬店、駐馬店頭條、駐馬店廣播電視臺)”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作品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凡是本網原創的作品,拒絕任何不保留版權的轉載,如需轉載請標注來源并添加本文鏈接:http://www.progvisions.net/showinfo-33-323064-0.html,否則承擔相應法律后果。

    2. 責任編輯 / 詹云清

    3. 審核 / 李俊杰 劉曉明
    4. 終審 / 平筠
    5. 上一篇:全國“十大最美農村路”發布,有你家門口那條路嗎?
    6. 下一篇:《澤穎訪談錄》之《女媧傳說》尋根探源女媧文化專題片開機拍攝
    7. 久久国产精品无码hd_在线精品国产尤物_亚洲欧洲无码精品合集_亚洲欧美日韩在线综合第一页_精品国精品国产自在久国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