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ckquote id="jtasi"></blockquote>

    <tt id="jtasi"><video id="jtasi"></video></tt>
      <video id="jtasi"><bdo id="jtasi"></bdo></video>
      <i id="jtasi"><td id="jtasi"></td></i>
    1. 駐馬店融媒宣傳下載
      您當前所在位置:駐馬店廣視網>法治> 正文

      分 享 至 手 機

      【人物】駐馬店:一個妻子眼中的警察丈夫

      時間:2016-05-11 16:30:10|來源:駐馬店廣視網|點擊量:48150

      題記: 2013年5月4日晚,駐馬店市泌陽縣公安局黨委書記、局長周新安因積勞成疾、肝病復發,在昏迷20余天后,不幸去世,年僅47歲。正因為他無私奉獻,忘我工作,曾先后兩次榮獲個人二等功,兩次榮獲個人三等功,2008年3月被省公安廳授予‘優秀中原衛士’榮譽稱號……

      初見周新安的妻子趙玉紅,印象是一個知識型、干練堅毅的女性,很明顯“為伊消得人憔悴”。告訴她我是市公安局老周的同鄉同事,她未語淚先流……

      追不到的圓。她倆相識近三十年,一個村的,兩家老爸同為老師,關系融洽;他和周是初中同學、高中同學,大學又在同一個城市,周新安在河南公安干校上學時,近一米八的個頭血氣方剛;趙玉紅河南農大本科生,中等身材窈窕淑女,兩人可謂青梅竹馬,兩小無猜;總盼能在一起生活,在他們心中流淌著“執子之手,與子偕老”的信念。周新安父母身體多病,周兄弟五個,新安老大,家境貧寒,當時僅有財產是東屋三間磚草房,家庭經濟主要來源是當時任民辦教師的新安父親每月幾元錢的月薪;母親積勞成疾,在新安考上學的次年病逝,新安從小孝順懂事,為減負父親家庭的生活重擔,和新安相識相知相愛的趙玉紅毅然決然放棄同留省城機會和優越條件,讓新安回西平縣的家鄉工作,之后,趙玉紅分配到離西平縣較近的駐馬店市工作。在他倆戀愛期間,家在同村生活并不寬余的趙玉紅家因其父親是公辦教師而經常接濟周家。1991年結婚,至今20多年,兩地分居16年。

      不完整的家。趙玉紅說:“在我們生活的周圍,不熟悉的人常問我:你小孩兒爸是當兵的吧,老不見回家?我只是一笑而過。女兒兩歲時跑到我們(環保)局長辦公室,拉著局長手哭著說:伯伯,讓我爸爸到這兒上班吧!我想和爸爸媽媽天天在一起!我聽了只想哭,后悔當初真不該任性分到駐馬店市……”女兒周磊上學后,總愛和單親家庭的小孩兒玩,偏愛照顧單親家庭的孩子。新安偶爾和孩子在一起時,孩子經常問:“爸爸什么時候我們一家三口單獨吃一頓飯呀。”這是再簡單不過的要求,可他從來沒有爽快答復。在孩子看來,一家三口團圓是一種情感奢侈。直到女兒在黃河科技大學體育學院讀書,她還是常把我們一家三口照片帶在身邊作為安慰。老師打電話說,自周磊爸爸走后,孩子情緒一直不穩定,手里經常捧著那張團圓照躲在人少的地方喊著爸爸而泣不成聲……個頭已有一米七七的周磊也有一偉大的夢想:像爸爸那樣,當一名優秀的人民警察!

      最“懶”的家屬。結婚20多年從沒干過家務,趙玉紅愛中帶著埋怨說。在新安的字典里就沒有“家務”倆字,兩地分居多少年,所有的臟衣服都拿回家洗。趙玉紅是家里的水工、電工、搬運工,外加帶工資保姆。女兒在作文里夸她是萬能媽媽。一次同事閑聊評最懶家屬,一致認為他是最佳人選。但她很理解他,一個“累”字是所有理由。他回家常說的一句話是“累死我了,讓我歇一會兒。”家里的長沙發是他的專用,閉著眼睛,半躺,半臥,直到喊他吃飯、睡或110指揮中心來電話。

      未釋懷的愛。每個人都愛自己的孩子,他也一樣。趙玉紅動情地說,他每次回家基本都很晚,但總是習慣的先到女兒房間看看。早上臨走時也一樣手里提著鞋子輕手輕腳小心翼翼的推開女兒的房門,去看看熟睡中的女兒,為女兒掖好滑落的被子,親親臉捏捏手……有幾次趙玉紅偷偷看見他走出女兒房間時,眼睛紅紅的,面對女兒他不知道有多少內疚(自己是公安,因結婚后未及時辦準生證被罰款、女兒入戶口被罰款)。

      就在病重回家時,他還開玩笑說:“要不是爸爸有病,怎么會能在家陪你呢。”當女兒知道爸爸是絕癥時,怎么也不去上學了。女兒哭著對趙玉紅說:“我長這么大,爸爸加起也沒陪過我兩年,剩下的日子我得每時每刻守著爸爸。”想想今后的日子,娘倆抱頭痛哭了一夜。

      他也想多給女兒點兒愛,盡點兒做父親的義務。一次局里開會結束早,他興致勃勃去幼兒園接女兒。結果老師不認得他硬是沒讓他接,回到家淚都出來了。一次回市里辦事,沒吭聲直接去女兒小學接孩子,結果女兒早到家了。他多么愛女兒呀,最后清醒的一刻還抓住女兒的手不放,是醫生搶救時把手拝開的,他似乎覺得有好多好多遺憾留下了……

      在周新安彌留之際,一百九十多斤的他僅有不足百十斤,他含淚深情地望著妻子,勉強囁嚅著欲說不能的嘴唇,仿佛在傾訴對公安工作無限的熱愛,對未破命案的強烈自責;也許是對妻兒父母兄弟的不盡的眷戀和愧疚:父親96年得癌癥,在市中心醫院住院,擦屎端尿、洗衣洗澡、喂藥做飯……這一拖就是11年,直至老人病逝所有事都由做兒媳的趙玉紅承擔,當時孩子才4歲,他卻未盡家庭應盡義務;夫妻雙方有5個弟弟、2個妹妹,除一個師范畢業當教師,其余都在外打工,他從未利用手中的權力給一個弟弟妹妹找工作;愛妻惟一的弟弟是城鎮兵退伍后本可安排工作,娘家人多次懇求出面協調,20年過去了卻未能“幫忙”,以致使妻弟錯過安置機會,四十多歲的人了而去廣州打工;玉紅為讓全家盡早脫貧過上小康,有無數個和妻女不在一起的日日夜夜里,因某農校師資短缺,業余時間趙玉紅受聘該校,每節課20元,每周好幾節課,每次授課都帶著女兒,她在前面講,女兒在后面做作業,課講完女兒也伏在桌上睡著了;岳父退休后因學校拖欠幾萬元工資多次想上訪都被他勸住;當教師的五弟因媳婦沒工作在校門口擺個小攤與人爭執,四弟幫五弟媳與人評理發生肢體摩擦還被他親自拘留過……

      “親愛的新安,我為你驕傲,你的名字比我的生命更重要”。她把她和周新安穿警服的一張合影照端詳一會兒貼在掛滿淚珠的臉上喃喃地說,我愛他,尊重他的選擇,他安詳的走了,干干凈凈的走了,身后留下清正廉潔、浩然正氣:從警25年,你的積蓄買不住公安小區分給你的廉價房,你甘守清貧住老婆用公積金幾萬元分得的她的單位福利房;你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仍保持清醒:囑托司機把你生病住院期間戰友和公安機關送來的幾十萬元慰問金及物品如數退回……(駐馬店市公安局宣傳處 張潤東)

       

      免責聲明: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駐馬店廣視網、駐馬店融媒、駐馬店網絡問政、掌上駐馬店、駐馬店頭條、駐馬店廣播電視臺)”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作品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凡是本網原創的作品,拒絕任何不保留版權的轉載,如需轉載請標注來源并添加本文鏈接:http://www.progvisions.net/showinfo-124-35918-0.html,否則承擔相應法律后果。

    2. 責任編輯 / 凱旋

    3. 審核 / 李俊杰 劉曉明
    4. 終審 / 平筠
    5. 上一篇:藥品“鬼市”黑幕:鹽水冒充胰島素 淀粉用來治血栓
    6. 下一篇:為哄父母開心 男子偽造200萬元存單被判刑
    7. 久久国产精品无码hd_在线精品国产尤物_亚洲欧洲无码精品合集_亚洲欧美日韩在线综合第一页_精品国精品国产自在久国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