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ckquote id="jtasi"></blockquote>

    <tt id="jtasi"><video id="jtasi"></video></tt>
      <video id="jtasi"><bdo id="jtasi"></bdo></video>
      <i id="jtasi"><td id="jtasi"></td></i>
    1. 駐馬店融媒宣傳下載
      您當前所在位置:駐馬店廣視網>法治> 正文

      分 享 至 手 機

      知假買假能否“假一賠十”?裁判標準來了

      時間:2024-05-21 15:04:54|來源:央視新聞客戶端|點擊量:2230

      一直以來,知假買假的行為飽受爭議,他們既被視為市場監督的民間力量,又被批評為市場秩序干擾者。各地法院在面對這類案件時,也存在同案不同判,裁判不統一的情況。

      首先讓我們來看這樣三個案例,分別是買到了問題咸鴨蛋、問題餅干和問題白酒。面對原告方“退一賠十”的懲罰性賠償訴請,法院會如何裁判呢?

      案例一:張某分46次購買46枚過期咸鴨蛋

      張某買了6枚散裝熟咸鴨蛋,但卻要求收銀員單獨結算每一枚咸鴨蛋。也就是說,張某一共刷卡支付了6次,每次結賬一枚,并開具了6張購物小票。第二天,張某又來到了同樣的超市,買了和前一天一樣的咸鴨蛋。這次,他一共買了40枚,而且又是分開來單獨結算的。

      張某連續兩天購買的這46枚咸鴨蛋單價是2.2元,為同一批次的咸鴨蛋。但是,這46枚咸鴨蛋都剛過保質期。張某將超市訴至了法院,要求對方進行賠償。

      知假買假能否“假一賠十”?裁判標準來了

      上海市浦東新區人民法院法官 胡雪梅:本案中原告主張要求被告退還46個咸鴨蛋的購物款共計101.20元,并要求被告以每個咸鴨蛋最低按1000元賠償標準計算,共計賠償46000元。

      知假買假能否“假一賠十”?裁判標準來了

      46枚咸鴨蛋,購物款一共101.2元,張某為什么要求超市賠償46000元呢?原來,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食品安全法》第一百四十八條第二款的規定,生產不符合食品安全標準的食品或者經營明知是不符合食品安全標準的食品,消費者除要求賠償損失外,還可以向生產者或者經營者要求支付價款十倍或者損失三倍的賠償金;增加賠償的金額不足一千元的,為一千元。

      原告張某認為,他與被告超市進行了46次交易,開具了46份購物小票,所以應按46件過期食品進行懲罰性賠償,每件賠償一千元,一共賠償四萬六千元。

      對此,被告超市所屬公司并不同意按照46次消費行為進行賠償。被告方認為,原告方的行為屬于一次消費行為,應按一次消費行為進行賠償。

      上海市浦東新區人民法院法官 胡雪梅:他認為原告明知咸鴨蛋過期仍舊購買,且原告一次性拿了46個咸鴨蛋而故意分別進行結賬,屬惡意行為,以達到賠償目的而不當獲利。

      這起案件原被告雙方的爭議焦點是,如何確定懲罰性賠償標準問題?究竟應按1次還是46次消費行為進行賠償?

      案例二:沙某多次購買黃芪薏米餅干共230盒

      上海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法官鮑韻雯:原告沙某通過網絡購物的方式,從被告開設在網上的網店,購買了30盒涉案的黃芪餅干,被告既是涉案餅干的生產者,也是涉案餅干的銷售者。(之后)沙某又持續通過網購的方式向被告的網店購買了累計連第一次一共是230盒的餅干,總重量達到了18.4公斤。

      知假買假能否“假一賠十”?裁判標準來了

      沙某購買了30盒黃芪薏米餅干后,在接下來的三個月內,又在同一家網店內,追加購買了三次同樣的餅干,分別為40盒、60盒還有100盒,一共花費了4176元。隨后,沙某以涉案餅干中含有黃芪粉,不符合我國食品安全法相關規定為由,提起了訴訟。

      知假買假能否“假一賠十”?裁判標準來了

      上海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法官鮑韻雯:原告訴請的主要依據在于餅干作為普通食品,其中不應當添加有藥品,那么黃芪粉是作為一個藥品被收錄在藥典中的,所以被告未經有關機關的審批,就在餅干中添加藥品,是違反了我國食品安全法相關規定的。

      知假買假能否“假一賠十”?裁判標準來了

      原告認為,依據相關規定,在食品中添加黃芪等藥材需要取得有關部門審批同意。但是被告公司未按國家規定取得有關部門審批同意就私自在案涉餅干中添加黃芪并進行生產銷售,違反了我國關于食品安全的相關規定,屬于生產經營不符合食品安全標準食品的行為。

      原告沙某要求被告網店退還買餅干的貨款并進行十倍賠償,對此,被告并不認可。

      上海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法官鮑韻雯:被告是認為沙某存在知假買假的行為,又存在對同一問題商品反復多次的加購追單購買,所以不能夠適用退一賠10這個規定。

      那么,原告沙某多次購買涉案餅干的行為,是否適用“退一賠十”呢?

      知假買假能否“假一賠十”?裁判標準來了

      郭某兩次購買共24瓶假冒白酒

      重慶市南岸區人民法院民一庭法官助理 王雨:原告郭某分2次從被告處購買4件共24瓶某知名品牌白酒,共花費2萬余元。購買后原告懷疑買到了假酒,經鑒定案涉白酒為假冒產品,于是原告郭某將被告起訴至法院,要求退還貨款并支付價款10倍的賠償。

      原告方的訴求是“退一賠十”,但是被告方并不同意。

      知假買假能否“假一賠十”?裁判標準來了

      重慶市南岸區人民法院民一庭法官助理 王雨:被告認為其出售的白酒并未對原告的人身健康造成傷害,不屬于不符合食品安全標準的食品,最多適用消費者權益保護法規定的經營者欺詐所承擔的三倍賠償。

      那么,郭某先后兩次購買4件共24瓶假冒白酒的行為,又是否適用退一賠十的規定呢?

      三起案件屬于同一個類型

      各地法院判決各不相同

      分46次購買46枚咸鴨蛋、多次加購共買了230盒黃芪餅干、兩次共購買24瓶白酒,這些購買行為能否適用退一賠十的懲罰性賠償呢?在告訴大家這些判決結果之前,我們先來看一下這三起案件的共同點,其實不難看出,這三起案件屬于同一個類型,就是知假買假。而在之前各地法院對此類案件的判決中,裁判標準并不統一,大家對此的爭議也比較多。知假買假的行為,是否應該支持呢?

      法學專家認為,“假一賠十”體現了國家通過法律手段對食品安全的嚴格管理和對消費者權益的強力保護。

      知假買假能否“假一賠十”?裁判標準來了

      為了懲治食品領域內的違法行為、維護人民群眾生命健康安全,2013年,最高人民法院專門制定司法解釋,規定購買者向生產者、銷售者主張權利,生產者、銷售者以購買者明知食品存在質量問題而仍然購買為由進行抗辯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法學專家認為,這一規定在一定程度上肯定了知假買假行為在發現和揭露食品藥品質量問題方面所起到的積極作用。

      知假買假能否“假一賠十”?裁判標準來了

      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 石佳友:知假買假包括打假,這并不能一概否認它的積極意義。造假和售假是源頭。歷來我們都是堅決打擊食品領域的制假和售假,這是我們一貫的立法和司法政策。

      一方面,知假買假的行為可以促使企業在生產和銷售環節更加注重合規性和產品質量。但與此同時,一些“以打假為名、行牟利之實”的職業打假人出現了。

      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 石佳友:實踐中確實也出現過一些過度維權,甚至是假借維權進行敲詐勒索的案例。確實這樣一些行為的出現不符合法律的誠信公平原則。

      知假買假能否“假一賠十”?裁判標準來了

      2018年,福建的陳某在各大網購平臺上不斷“物色”合適的商家,一旦匹配到商家的頁面上存在“純天然”“最”等商品描述,就以商品虛假宣傳、存在違反廣告法極限詞規定為由,對商家進行投訴。2018年3月至8月,陳某共敲詐勒索上百名商家,非法獲得3.6萬元。最終,福建省龍巖市新羅區人民法院對此案作出宣判,判處陳某有期徒刑一年八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1.5萬元。

      漸漸地,知假買假、職業打假的行為開始飽受爭議,各地人民法院在面對此類案件時,有的法院支持,鼓勵公眾參與市場監督;有的則謹慎對待,擔心過度索賠成為牟利手段,影響營商環境,在司法裁判中出現了同案不同判、標準不一的情況。

      記者從中國裁判文書網上查詢到了這樣兩起案情相似、但判決結果卻截然不同的案件。

      2018年7月,山東青島的韓先生在一家超市先后兩次共購買了12支紅酒,支付了20160元。但由于這些紅酒屬于禁止進口的產品,不符合我國食品安全標準,原告提起了退一賠十的訴訟請求。法院認為,打假是好事不是壞事;當所有的消費者都覺醒了,都成為潛在的打假者了,那么制假、售假的行為也就失去了市場。最終法院認定知假買假行為屬于消費行為,支持了韓先生退一賠十的訴訟請求。2017年4月,劉女士在商店購買了某品牌白酒60瓶,支付價款6萬元整。經鑒定,這些白酒均為假冒產品。原告劉女士要求被告退一賠十。法院認為,原告劉女士是以索賠為目的進行購買商品的活動,購買商品是其索賠中的一個環節,其行為整體具有營利性,屬于變相的經營行為,不應認定劉女士在本案中屬于消費者,駁回了她要求十倍賠償的請求。

      兩份判決書的公布時間都在2019年,前后間隔只有幾個月,但是裁判的標準和結果卻截然不同。

      為了統一裁判規則,正確審理食品藥品懲罰性賠償糾紛案件,去年11月30日,最高人民法院起草了《關于審理食品藥品懲罰性賠償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征求意見稿)》,并向社會公開征求意見。同一天,最高法發布了幾起食品安全懲罰性賠償典型案例,明確和統一了此類案件的裁判規則,就是在合理生活消費需要范圍內支持消費者關于懲罰性賠償的訴訟請求。

      法院應考量哪些因素

      三起案件如何判決

      那么,這三起案件法院究竟是如何判決的?當“假一賠十”遇上“知假買假”,法院應考量哪些因素?裁判的標準究竟是什么呢?讓我們一起來看這三起案件的判決結果。

      案例一:以實際支付總價款為基數 判賠十倍金額

      法院認為,原告在被告處購買46枚咸鴨蛋,購買當時均已過保質期,因此原告以案涉產品不符合食品安全標準為由主張退款退貨,于法有據,應予支持。被告銷售超過保質期的食品,屬于“經營明知是不符合食品安全標準的食品”,應當承擔懲罰性賠償責任。

      那么,被告應該按什么標準來賠呢?法院認為,原告張某的購買行為是明顯超出正常生活消費行為范疇的。

      法院認為,原告張某是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食品安全法》第一百四十八條第二款關于增加賠償的金額不足一千元的按一千元賠償的規定,故意對46枚咸鴨蛋分46次結算,據此要求按46次交易分別主張每次增加賠償1000元,以達到高額索賠的目的。

      知假買假能否“假一賠十”?裁判標準來了

      上海市浦東新區人民法院法官 胡雪梅:雖然這并不影響其主張賠償的權利,但也并非中華人民共和國食品安全法所要保護消費者維權之目的,有悖于我們民事訴訟誠實信用的原則,不應予以支持。

      知假買假能否“假一賠十”?裁判標準來了

      法院認為,張某購買46枚咸鴨蛋,共支付價款101.2元,從總量的角度看,其購買行為未超出個人和家庭等的合理生活消費需要。人民法院從保護正常消費的角度出發,以張某實際支付的總價款101.2元為基數,計算價款十倍懲罰性賠償金1012 元。最終法院判決,原告退還購買的46枚咸鴨蛋,被告超市退還原告張某支付的價款101.2元,并賠償原告十倍賠償金1012元。

      上海市浦東新區人民法院法官 胡雪梅:對于消費者故意擴大的維權損失部分法院不予支持,維權也應理性,合理合法維權,而不是片面理解甚至濫用懲罰性賠償的規則。

      案例二:在生活消費范圍內支持懲罰性賠償請求

      法院審理認為,對于原告沙某的訴求,并不能全部支持或否定,而是應該根據實際情況進行認定。需要考量沙某的行為是否在生活消費需要范圍內。

      上海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法官 鮑韻雯:沙某第一次購買30盒餅干,很多的購買者和消費者都存在有一定的囤貨習慣,所以認定了他第一次購買30盒餅干是符合正常的生活消費所需的。

      法院認為,沙某第一次購買的30盒涉案餅干是符合生活消費所需的,但是之后的反復加購,并不屬于人們正常的消費習慣。

      知假買假能否“假一賠十”?裁判標準來了

      原告沙某在短期內向被告網店多次購買總計數量達18.4公斤的同一種餅干后,即以食品安全問題為由起訴要求退回貨款及十倍賠償的行為,牟利意圖明顯,該行為與我國食品安全法的法律價值和立法精神相悖。因此,法院僅確定支持原告首次購買貨款的十倍賠償金。最終法院作出判決,由原告沙某退還購買的餅干,由被告網店退還沙某貨款4176元,并支付沙某首次購買貨款的十倍賠償金5160元。

      上海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法官 鮑韻雯:這個案件的典型性在于它不是簡單性的全部支持或者全部否定知假買假這樣一個行為,而是把這個行為進行了分析,對于其中符合正常生活消費所需的部分進行了支持,而對于其中背離正常消費所需的這部分進行了剔除。

      案例三:屬生活消費范圍內支持懲罰性賠償請求

      重慶市南岸區人民法院民一庭法官助理 王雨:白酒這種食品較為特殊,可以長時間儲存。我們認為原告購買4件白酒的行為并未超出日常生活消費需要。

      知假買假能否“假一賠十”?裁判標準來了

      法院認為,郭某購買白酒屬于生活消費行為,其請求支付價款十倍的懲罰性賠償金,于法有據,應予支持,于是判決被告經營部退還郭某貨款22097元,并支付郭某賠償金220970元。

      堅持保護食品安全

      作為裁判首要價值取向

      從這幾起典型案例的判決結果可以看到,人民法院都依法支持了消費者關于懲罰性賠償的訴訟請求,延續了一貫的司法政策,始終堅持保護食品安全,依法保護消費者合法權益。

      知假買假能否“假一賠十”?裁判標準來了

      對于是否支持“知假買假”的爭議,這幾起典型案例也體現了此類案件的裁判導向。就是堅持客觀標準,在合理生活消費需要范圍內支持消費者關于懲罰性賠償的訴訟請求。

      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 石佳友:要結合購買食品的具體的類型,包括食品本身的保質期限,還有一般人購買食品的消費習慣,比如一次會購買多少量、能儲存多長時間,結合這些因素去綜合認定。

      知假買假能否“假一賠十”?裁判標準來了

      根據這幾起典型案例的判決結果,如果消費者關于懲罰性賠償的訴訟請求超出了合理生活消費需要范圍,人民法院不予支持。這幾起典型案例的發布,一方面統一了裁判尺度,保護了食品安全,另一方面也打擊了借維權名義敲詐勒索生產經營者等違法行為。

      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 石佳友:要理性維權,合理維權,誠信維權。不能過度維權,更不能借維權的名義實施敲詐勒索,干擾企業正常的生產秩序。我們還是要講究公平、誠信法治這樣的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

      (記者 張李彬 常楊 王思思)

      免責聲明: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駐馬店廣視網、駐馬店融媒、駐馬店網絡問政、掌上駐馬店、駐馬店頭條、駐馬店廣播電視臺)”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作品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凡是本網原創的作品,拒絕任何不保留版權的轉載,如需轉載請標注來源并添加本文鏈接:http://www.progvisions.net/showinfo-124-323283-0.html,否則承擔相應法律后果。

    2. 責任編輯 / 詹云清

    3. 審核 / 李俊杰 劉曉明
    4. 終審 / 平筠
    5. 上一篇:信用報告如何影響經濟生活?如何避免不良征信記錄?
    6. 下一篇:扶老人被訛,要不要追究誣陷者責任?
    7. 久久国产精品无码hd_在线精品国产尤物_亚洲欧洲无码精品合集_亚洲欧美日韩在线综合第一页_精品国精品国产自在久国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