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ckquote id="jtasi"></blockquote>

    <tt id="jtasi"><video id="jtasi"></video></tt>
      <video id="jtasi"><bdo id="jtasi"></bdo></video>
      <i id="jtasi"><td id="jtasi"></td></i>
    1. 駐馬店融媒宣傳下載
      您當前所在位置:駐馬店廣視網>法治> 正文

      分 享 至 手 機

      轉賣芹菜賺14元被罰10萬,這樣的處罰合理嗎?

      時間:2024-02-27 10:28:14|來源:央視網微信公號|點擊量:6702

      家住福州市閩侯縣的張某,因為幫鄰居順手賣了點菜到菜市場,賺了14元錢,但沒想到這些菜竟然農殘超標,因此要被罰款5萬元。因為遲遲沒有繳納罰款,被追加罰款5萬元,甚至被告到法院,要求強制執行。幫鄰居賣點菜,竟然要面臨10萬元的罰款!

      在這個看似不可思議的案件里,張某為什么會幫鄰居銷售農殘超標的蔬菜?為什么罰款的金額比獲利高出這么多?法院又會作出怎樣的裁定呢?

      幫鄰居賣蔬菜

      農殘超標面臨高額罰款

      轉賣芹菜賺14元被罰10萬,這樣的處罰合理嗎?

      福州市閩侯縣人民法院副院長 林孔亮:當時行政強制處罰的催告書上面,有兩個字引起了我非常大的注意,一是獲利14元,一是行政罰款共計10萬元,這是一個非常鮮明的對比。

      轉賣芹菜賺14元被罰10萬,這樣的處罰合理嗎?

      14元和10萬元的巨大差距,讓法官感到有些奇怪,其中有什么隱情?事情的經過究竟是怎樣呢?原來,事發那天,張某像往常一樣準備到鎮上的批發市場打工,在路過鄰居王大姐家的菜地時,他看到了剛剛成熟的芹菜。王大姐對張某說,要不要帶上一點芹菜到批發市場。

      當事人 張某:那么多(芹菜)在我們本村的農貿市場上是賣不了的,我就把她的芹菜給拿到(鎮上)市場上面去賣了。

      轉賣芹菜賺14元被罰10萬,這樣的處罰合理嗎?

      于是,張某便花了122.5元接手了王大姐的70斤芹菜,然后來到一家蔬菜批發商行,以每斤1.95元的價格將芹菜都賣給了蔬菜批發商行,也就是說賣了136.5元,轉手賺了14元。當天,百里之外的一家便民超市從該蔬菜批發商行采買了一批果蔬,其中就包括張某賣給商行的芹菜。隔天,該超市所在地的市場監管局在日常監督執法中,抽檢了該批芹菜,經送檢,發現毒死蜱項目不符合《食品安全國家標準食品中農藥最大殘留限量》要求,該批次芹菜檢驗結論不合格。

      福州市閩侯縣人民法院副院長 林孔亮:市場監督管理局就啟動相應的調查和舉證程序,主要根據食品安全法第一百二十四條、第一百二十八條相關規定,對當事人張某作出罰款5萬元的行政處罰決定。

      《中華人民共和國食品安全法》第一百二十四條規定,違反本法規定,有下列情形之一,尚不構成犯罪的,由縣級以上人民政府食品安全監督管理部門沒收違法所得和違法生產經營的食品、食品添加劑,并可以沒收用于違法生產經營的工具、設備、原料等物品;違法生產經營的食品、食品添加劑貨值金額不足一萬元的,并處五萬元以上十萬元以下罰款;貨值金額一萬元以上的,并處貨值金額十倍以上二十倍以下罰款;情節嚴重的,吊銷許可證。

      這條規定所列舉的違法情形第一款就是,生產經營致病性微生物,農藥殘留、獸藥殘留、生物毒素、重金屬等污染物質以及其他危害人體健康的物質含量超過食品安全標準限量的食品、食品添加劑。

      轉賣芹菜賺14元被罰10萬,這樣的處罰合理嗎?

      依據這條規定,當地市場監督管理局認為,張某貨值金額不足一萬元,應處五萬元以上十萬元以下罰款,再根據張某的具體情節,可以從輕處罰,于是,對張某作出處罰決定,責令張某改正并對其給予警告,沒收違法所得14元,處以罰款5萬元。

      本想著順便賺點小錢,卻沒想到要繳納大額罰款,這讓張某很難接受。

      當事人 張某:當時收到這個處罰的時候,我就覺得這個處罰太大了。35公斤的芹菜也才100多塊錢,我所得的利潤才14塊錢,我覺得這處罰太嚴重了。

      一籌莫展的張某沒有在法定期限內申請行政復議,也沒有提起訴訟。因為張某逾期不繳納罰款,當地市場監督管理局決定對他加處5萬元罰款,也就是一共要罰10萬元。

      未按時繳納罰款

      行政機關申請強制執行

      原本5萬元的罰款張某已經不知所措,再加處5萬元更是讓他慌作一團。當地市場監督管理局向閩侯縣人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

      福州市閩侯縣人民法院副院長 林孔亮:行政機關作出行政處罰決定以后,張某也沒有提起復議,也沒有提起行政訴訟。行政機關就申請法院進行非訴、行政強制審查。

      張某告訴法官,自己之所以沒有提出行政復議,是因為不了解法律,不懂得這樣的法律程序,對于市場監督管理局的罰金,對他來講也確實有些難以承擔。

      轉賣芹菜賺14元被罰10萬,這樣的處罰合理嗎?

      福州市閩侯縣人民法院副院長 林孔亮:張某總覺得他順帶70斤的菜拿去賣一下,就被罰了10萬塊錢。他說他也知道有錯,但是罰款太高了,他實在是無力承擔。

      法官介紹,市場監管局認為,對于張某的處罰雖然金額高,但也是合法合規,并不存在過錯。

      福州市閩侯縣人民法院副院長 林孔亮:行政機關認為,根據食品安全法規定,涉案金額在1萬元以下的就可以處5萬以上的罰款,所以已經按最低的起(罰)點進行罰款,也沒有錯。

      轉賣芹菜賺14元被罰10萬,這樣的處罰合理嗎?

      聽完雙方的說法,看似雙方都有一定的道理,到底應該如何解決,才更合理呢?

      經過法院的嚴格審查,結合相關證據及法律依據,法院認為,首先,根據報告顯示,張某銷售的這批芹菜,毒死蜱項目不符合要求,檢驗結論不合格,且未索取并留存供貨方身份證明、名稱、地址、聯系方式、食用農產品購貨憑證情況,違反了市場主體登記管理條例和食品安全法的相關規定,違法事實清楚。

      轉賣芹菜賺14元被罰10萬,這樣的處罰合理嗎?

      福州市閩侯縣人民法院副院長 林孔亮:食品安全是底線,但是行政法的過罰相當原則也要去遵循。過罰相當原則,也要從這種案件的性質、案值、情節等方面去統一綜合分析。

      法院認為,先從違法獲利方面來看,張某的違法獲利很小。

      同時,法院根據行政機關提供的證據認定,張某不知道購進銷售的芹菜不合格,并非故意出售農殘超標的芹菜。

      福州市閩侯縣人民法院副院長 林孔亮:他也是利用自己平時打工的便利,順帶帶了70斤芹菜去市場那邊賣了一下。主觀惡意方面,也不是說那么惡劣。

      轉賣芹菜賺14元被罰10萬,這樣的處罰合理嗎?

      另外,法院認為,根據現有證據材料分析,張某是首次銷售芹菜,并非職業菜販,是首次違法,他的行為在客觀上有別于專門的市場經營主體的行為。

      福州市閩侯縣人民法院副院長 林孔亮:那天他路過鄰居的菜地,他就帶了一堆菜去批發市場,他并不是職業菜販,等于首次違法。

      行政處罰法第三十三條規定,違法行為輕微并及時改正,沒有造成危害后果的,不予行政處罰。初次違法且危害后果輕微并及時改正的,可以不予行政處罰。

      福州市閩侯縣人民法院副院長 林孔亮:(市場監督管理局)僅僅作出從輕處罰的決定,跟本案的事實情節、社會危害性不相匹配,違反了行政法上過罰相當的原則,所以法院經過審查,合議庭一致認為這個不準予強制執行。

      轉賣芹菜賺14元被罰10萬,這樣的處罰合理嗎?

      最終法院作出裁定,張某的違法行為屬實,但根據過罰相當的原則,相應的懲處還應與違法行為持續時間、違法主體、主觀惡性、貨款金額等相匹配,因此對申請執行人市場監督管理局“請求強制執行”的申請,法院不予執行,也就說,張某的罰款可以不用繳納了。市場監督管理局不服裁定,提出復議,福州市中級人民法院裁定駁回復議申請,維持原裁定。

      轉賣芹菜賺14元被罰10萬,這樣的處罰合理嗎?

      法官認為,這起案件看似只是一起簡單的行政案件,但從這起案件背后反映出了諸多問題,由一個案件引發的思考,才是更重要的價值所在,張某因為此事也受到了教育,這應該比他繳納大額罰款,更有意義。

      福州市閩侯縣人民法院副院長 林孔亮:所作出的行政處罰,首先得讓當事人信服,這樣才能夠讓當事人覺得罰當其罪,應該接受這個懲罰,想辦法去改正,同時也能夠教育到更多的人,這個事情以后不能做,還能讓更多當事人心理上有一種接受感,這才是行政處罰的目的。只有把案件放在情理法相統一的角度,才能夠讓包括當事人在內的所有群眾從內心上對執法、司法進行認同。

      專家解讀:如何看待“小過重罰”

      其實,類似這樣的案例并不少見,這類案件也被人們稱為“小過重罰”。那么,為什么會出現小過重罰的問題?這類案件為什么會這么受公眾關注?我們又應該如何看待、如何解決呢?

      中國政法大學法學院教授 趙宏:從表面上看,這個案子從市場監管局的角度來說似乎是無可指摘的,的確是有這樣的違法事實,在適用法律的時候,選擇適用的是食品安全法第一百二十四條的規定,而且還是最低限度的5萬塊錢處罰。但為什么和大眾之間的樸素法感存在嚴重的背離呢?

      轉賣芹菜賺14元被罰10萬,這樣的處罰合理嗎?

      為什么會出現小過重罰?趙宏教授認為,首先是執法機關法律適用不全面,適用了食品安全法的規定,而沒有充分考慮到行政處罰法的相關規定。

      中國政法大學法學院教授 趙宏:我們要知道,在行政處罰的領域,行政機關在進行處罰的過程當中,其實適用的處罰規范,不僅僅是具體領域當中的處罰規范,可能還會涉及作為處罰的一般法,或者作為處罰總則的行政處罰法。

      據趙宏教授介紹,行政處罰法作為一般法,有著很多行政處罰原則性的規定,對于具體領域的行政執法來說,不僅要考慮具體領域的特別法,也要考慮行政處罰法的原則性規定。

      轉賣芹菜賺14元被罰10萬,這樣的處罰合理嗎?

      中國政法大學法學院教授 趙宏:它明確規定,第一,首違可以不罰,也就是說如果當事人是首次違法,行政機關可以不處罰他。(行政處罰法)首次違法不處罰,其實是體現了處罰和教育相結合的原則,原因就在于行政法律規范實際上是非常復雜多樣的,很多時候當事人其實是意識不到自己的行為是違法的,如果他在沒有認識的情況下,去處罰他,其實違反了責任主義。

      趙宏教授也補充說,這里的首違不罰當然也是有限定條件的,就是危害后果輕微并及時改正的。

      另外,趙宏教授認為食品安全法很難規定到每一個具體的情形,這就需要執法人員準確理解法條背后的涵義,而不能機械執法。否則,高額的處罰金額,還有可能進一步衍生出“趨利性執法”的問題。

      中國政法大學法學院教授 趙宏:所謂趨利性執法在食品安全領域,其實很容易找到違法案子,處罰金額都是很高的,比如賣豆腐腦的時候超出了經營范圍,一下處罰的幅度很高;拍黃瓜就罰5000元……此類的案子,絕對不只是執法階段的問題,其實反映了整個立法背后,我們在立法選擇的時候可能會出現缺漏的問題。

      不過,趙宏教授也解釋,對于執法人員來說,在實際中如何準確適用多部法律,也確實有著難點。

      轉賣芹菜賺14元被罰10萬,這樣的處罰合理嗎?

      中國政法大學法學院教授 趙宏:(執法人員)面臨大量此類的案件,如果要求他在個案當中再去甄別當事人有沒有過錯,是不是第一次違法,會影響執法的效率,很多的執法人員不愿意做這樣的查證工作。

      趙宏教授介紹,類似這樣的案件中,執法人員即使想適用不予處罰這樣的規定,也存在著另一個角度的壓力。

      中國政法大學法學院教授 趙宏:很多執法人員的壓力在于,這種法律規定應該要罰的案子,雖然具有可以不罰的情節,但如果執法人員真的不罰,回過頭來在很多地方,執法人員又會受到追責,會被認為導致了國家財政收入的流失。這個案子法律規定是應該罰的,為什么不罰?執法人員也會面臨這樣的壓力。

      這些存在的問題,也正是需要解決的方向。如何解決小過重罰這個問題,據趙宏教授介紹,首先就是立法上,要更加精細,對不同情形多加區分,給一線執法人員更明確的指引。

      轉賣芹菜賺14元被罰10萬,這樣的處罰合理嗎?

      比如,2023年11月,廣州發布全國首個民營企業首次違法合規免責清單,出臺《民營企業首次違法合規免責清單(第一批)》,針對人力資源社會保障局、市場監管局、城市管理綜合執法局、農業農村局等部門在日常執法過程中出現的,可以不予處罰的輕微情節作出列舉。

      2024年1月1日,新修訂的《江蘇省道路交通安全條例》正式施行。其中第七十條明確規定,公安機關交通管理部門在行政執法活動中,應當堅持處罰與教育相結合的原則,對違法行為輕微并及時改正,沒有造成危害后果的,不予行政處罰;對初次違法且危害后果輕微并及時改正的,可以不予行政處罰,采取勸誡、引導參與道路交通安全公益活動等教育方式予以糾正。

      中國政法大學法學院教授 趙宏:罰當事人并不是行政執法的目的,教育當事人、責令他改正,是行政執法的目的。

      然后,從執法層面上,趙宏教授認為,執法人員應該有體系化適用法律這根弦。

      中國政法大學法學院教授 趙宏:不能說在執法的時候,只適用于這個領域當中的專門法,但是沒有看到一般法,也沒有看到一般法當中所規定的當事人可能會出現責任豁免的情節,這樣的話其實會導致執法僵化問題出現,就是完全不去考慮當事人有沒有主觀過錯,完全不去考慮這個處罰是不是過罰相當,是不是已經超出一般人認知程度的過罰相當,也不去考慮當事人之前對于自己的違法行為到底有沒有認識。

      轉賣芹菜賺14元被罰10萬,這樣的處罰合理嗎?

      順手轉賣芹菜賺了14元,卻被罰款10萬元,司法機關最終不予執行的裁定,讓這起“小過重罰”的案件得以及時糾正。而這起事件帶給執法者、司法者以及公眾的思考并未結束。

      中國政法大學法學院教授 趙宏:當一個案子的處罰,和大眾的一般想法、感受之間出現了巨大的裂痕,百分之百就是小過重罰,不需要在法律上再精確論證,所以我們經常說法律就是人之常情。就賣了14塊錢,最后罰了5萬,到期沒有辦法繳納罰款,又加處罰款5萬塊錢,這絕對超出了所有人對于應該受到的處罰和行為違法性程度相當的一個比例了。我覺得這不需要大家學完法律知識,才知道這超過了法律處罰的什么幅度,它其實就是大眾樸素法感的體現。

      免責聲明: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駐馬店廣視網、駐馬店融媒、駐馬店網絡問政、掌上駐馬店、駐馬店頭條、駐馬店廣播電視臺)”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作品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凡是本網原創的作品,拒絕任何不保留版權的轉載,如需轉載請標注來源并添加本文鏈接:http://www.progvisions.net/showinfo-124-314739-0.html,否則承擔相應法律后果。

    2. 責任編輯 / 詹云清

    3. 審核 / 李俊杰 劉曉明
    4. 終審 / 平筠
    5. 上一篇:駐馬店網信辦公布5起典型案例
    6. 下一篇:人民法院案例庫今天正式上線并向社會開放
    7. 久久国产精品无码hd_在线精品国产尤物_亚洲欧洲无码精品合集_亚洲欧美日韩在线综合第一页_精品国精品国产自在久国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