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ckquote id="jtasi"></blockquote>

    <tt id="jtasi"><video id="jtasi"></video></tt>
      <video id="jtasi"><bdo id="jtasi"></bdo></video>
      <i id="jtasi"><td id="jtasi"></td></i>
    1. 駐馬店融媒宣傳下載
      您當前所在位置:駐馬店廣視網>健康> 正文

      分 享 至 手 機

      徹夜難眠,她和失眠“死磕”20多年

      時間:2024-03-25 20:15:23|來源:齊魯晚報|點擊量:441

      因為與我們提前約定好采訪時間,趙敏又失眠了。她一遍遍看著手機上的時間,熬過漫漫長夜。對抗失眠20多年來,趙敏用盡無數辦法自救。從掙扎到放棄到和解,失眠已成為她生命中的一部分。

      趙敏只是眾多失眠者中的一個。據中國睡眠研究會等機構2023年發布的《中國睡眠大數據報告》,成年人失眠發生率高達38.2%。

      失眠時大腦就像搜索器

      見到趙敏時,她穿著運動裝,臉色紅潤,臉上幾乎沒有皺紋。難以想象,她對抗失眠已經20多年。

      23歲時,趙敏畢業后從事文字校對工作。用她的話來說,“這是一份較真的工作,我也是一個較真的人。”同事開玩笑,人到中年就容易失眠,但是二十八九歲時,趙敏就開始失眠了。

      趙敏需要上夜班,由于工作原因,她平時得格外嚴謹。每天下班回家后的一兩個小時里,她的大腦還是處于緊繃狀態。

      那時,女兒三歲,正上幼兒園。“工作和生活難以平衡。”成為媽媽后,趙敏總擔心孩子生病,尤其小心。

      每天晚上,丈夫很快入睡,趙敏卻輾轉反側。一直到凌晨四五點鐘,趙敏才進入睡眠,但這個時間,丈夫和女兒也快要起床了。所以,她一天只能睡四五個小時。“白天睡覺和晚上睡覺是不同的,白天睡覺沒有輕松感,不能解乏。”

      失眠時,如何度過漫漫長夜?趙敏形容,失眠時的大腦像搜索器一樣,那些碎片化的信息奔涌而來,逃無可逃。她開玩笑道:“千萬不要跟一個失眠的人撒謊。”趙敏感覺一天經歷的所有事情,都會不由自主地往大腦里鉆,一遍遍地復盤。

      “好像越在意,對方就越強大。”為了防止自己對床產生恐懼感,她會在沙發上躺著,直到困了再上床睡覺。

      對抗失眠的N種方法

      入睡慢,睡覺輕,睡覺時間短,成了趙敏的“病征”。當失眠從偶發性變成持續性,她決定對抗失眠。

      趙敏去看醫生,想要尋找病根。醫生認為趙敏性格開朗,沒有抑郁等心理問題。“這是腦神經的問題,興奮快,抑制慢。”醫生建議她調節心態。

      回到工作崗位,趙敏仍然很忙,她覺得失眠不會影響工作。不過,趙敏發現失眠導致自己的免疫力有所下降。“睡覺是修復身體免疫力的一種方式。”有一次趙敏發燒,一直沒有好,直到睡了一覺才恢復過來。

      失眠給趙敏帶來一些苦惱。她不愿別人跟她提前約時間,因為一旦約定好時間,她晚上就會緊張,然后一夜難以入眠。

      后來,失眠愈演愈烈。有一次,趙敏三天三夜沒睡著,同事建議她吃安眠藥試一試。“確實有效,但是不像電視上演的那么神奇。”她感覺就像有梳子在梳理頭發,頭也變輕松,但20分鐘后才睡著。

      趙敏還嘗試過很多方式來自救。每天晚上坐在按摩椅上放空,用熱水泡腳,這些都成了趙敏睡前的儀式感。但她不愛運動,辦了健身房的會員卡,卻沒堅持幾次,所以她覺得最直接的辦法就是吃藥。

      因為產生耐藥性,趙敏只能增加藥量。“有時候不僅僅是生理需要,心理上也有依賴性,藥物成了心理安慰劑。”她說,“最多的時候一天吃了三四片藥。”

      “最高紀錄5天沒睡著覺”

      趙敏意識到自己跟失眠的抗爭,逐漸變成了跟藥物的矛盾,她想極力擺脫藥物。

      于是,趙敏特地請了年假,打算戒掉藥物。不吃藥的結果卻是五天沒睡著覺,這創下了趙敏失眠的最高紀錄。醫生解釋,趙敏應該是淺睡眠狀態。

      “我就想看看不吃藥能不能睡覺,我能不能戰勝它,但是這一次的掙扎沒有效果。”經過一番折騰,趙敏“認輸了”。

      身邊很多人提議趙敏換個崗位,調整黑白顛倒的生物鐘,或許對失眠有幫助,但趙敏從沒想過。“我挺熱愛我的工作,我要對得起自己的良心,這樣晚上睡覺的話,也會睡得比較好。”

      趙敏的失眠似乎與多數失眠者不同。醫生也詫異,以為推門進來的是一個萎靡不振的人,沒想到趙敏紅光滿面。

      在趙敏的日記里,記錄著她的睡眠狀況。這20年來,她睡過最久的一次是七八個小時。那一天,趙敏坐了很久的公交車去找朋友,回來后覺得很累,睡得很香。

      丈夫會勸她,“減少預期,能睡多久睡多久,不要強求。而且隨著年齡增長,睡眠時間會更短。”趙敏有自己執著的原因,她過去睡眠狀態特別好,經常能睡到12個小時。

      退休后睡眠逐漸改善

      去年7月,趙敏退休了。她強迫自己不再耗費腦筋,盡量讓自己靜下來,慢下來,學著放下。

      退休以后最大的改變就是,她開始調整自己的生物鐘,逐漸將睡眠時間提前。“過程很痛苦,只能一點一點地來。”趙敏說。

      可每次拿起手機看新聞、刷視頻,各種信息又總會揪住趙敏的心緒。為了戒掉手機,她白天看新聞,晚上看綜藝,盡量讓大腦放松。

      去年八月底,趙敏一家人去云南旅行。丈夫和女兒負責做攻略,趙敏只需要負責“玩好”。那五天時間,每天行程都非常充實,趙敏有了過去從未有過的睡眠質量。“并不是睡多久,而是覺得睡得很沉。”

      過去,因為要應對工作,趙敏必須保證自己每天有好的狀態。退休后,沒有必須早起去做的事,沒有必須全神貫注做的事,她就會給自己心理暗示,晚上的睡眠質量也在逐漸改善。

      與失眠對抗的過程,也是重新認識自己的過程。過去,趙敏睡覺前必須把家里所有地方都檢查一遍,門窗有沒有關好,煤氣爐有沒有關好……她成了家里最后一個睡覺的人?,F在,趙敏正在改掉自己的強迫癥。

      這段時間趙敏還在失眠。“如果定下什么時間起床,什么時間鍛煉,晚上就會焦慮。”所以,她仍然不能制定強制性鍛煉計劃,只能順其自然。

      趙敏知道失眠的人很多,每個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死磕”失眠。如今,跟失眠對抗20多年,趙敏開始學會跟失眠和解。

      (應受訪者要求,趙敏為化名)(記者 李靜 王開智)

      免責聲明: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駐馬店廣視網、駐馬店融媒、駐馬店網絡問政、掌上駐馬店、駐馬店頭條、駐馬店廣播電視臺)”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作品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凡是本網原創的作品,拒絕任何不保留版權的轉載,如需轉載請標注來源并添加本文鏈接:http://www.progvisions.net/showinfo-108-317543-0.html,否則承擔相應法律后果。

    2. 責任編輯 / 李宗文

    3. 審核 / 李俊杰 劉曉明
    4. 終審 / 平筠
    5. 上一篇:動輒“斷電”,他們是睡不醒的“考拉”
    6. 下一篇:家長如何幫助孩子擺脫手機依賴癥?
    7. 久久国产精品无码hd_在线精品国产尤物_亚洲欧洲无码精品合集_亚洲欧美日韩在线综合第一页_精品国精品国产自在久国产